eriyuki

我可否将你比作一个夏日

阿旗:

文/张南史


花。
深浅,芬葩。
凝为雪,错为霞。
莺和蝶到,苑占宫遮。
已迷金谷路,频驻玉人车。
芳草欲陵芳树,东家半落西家。
愿待春风相伴去,一攀一折向天涯。

诗,我山野里的枯巢

阿旗:

文/醉翁诗


虚美、对峙
季节在笔触游弋
这落叶般的改变
如同残缺是一种幸福
而悲伤的特质
用来记忆感动一样

被枫叶染成红色的疼痛
像一种约束降临
迷雾淹没道路
一截一截的无法与内心接壤

在笺中,清晨、黄昏
能散发出草木气息
但总会被轰鸣声隔断视线
又被喊声拉回
像化石,立而不动
验证了一次复古的绝望

而终有日子
我潜在的灵魂放纵
挥霍掉皮囊
变得轻飘飘
像鸟儿一样
留在这山野里的枯巢


 


 

泼洒的牛奶

阿旗:

文/叶芝


我们曾做过的和想过的,
曾想过的和做过的,
必然慢慢游走,而后稀薄
就像一碗牛奶,泼洒在石间。



致橡树

初中时代还背过

记得当时不听话就不背,和蔼的语文老师用阿尔卑斯威逼利诱才去背的hhh

阿旗:

文/舒婷

我如果爱你—— 
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 
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我如果爱你—— 
绝不学痴情的鸟儿, 
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 
也不止像泉源, 
常年送来清凉的慰籍; 
也不止像险峰,增加你的高度,衬托你的威仪。 
甚至日光。 
甚至春雨。 
不,这些都还不够!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做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根,紧握在地下, 
叶,相触在云里。 
每一阵风过, 
我们都互相致意, 
但没有人 
听懂我们的言语。 
你有你的铜枝铁干, 
像刀,像剑, 
也像戟, 
我有我的红硕花朵, 
像沉重的叹息, 
又像英勇的火炬, 
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 
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 
仿佛永远分离, 
却又终身相依, 
这才是伟大的爱情, 
坚贞就在这里: 
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 
也爱你坚持的位置,脚下的土地。



我想和你虚度时光

阿旗:

文/李元胜


我想和你虚度时光,比如低头看鱼 
比如把茶杯留在桌子上,离开 
浪费它们好看的阴影 
我还想连落日一起浪费,比如散步 
一直消磨到星光满天 
我还要浪费风起的时候 
坐在走廊发呆,直到你眼中乌云 
全部被吹到窗外 
我已经虚度了世界,它经过我 
疲倦,又像从未被爱过 
但是明天我还要这样,虚度 
满目的花草,生活应该像它们一样美好 
一样无意义,像被虚度的电影 
那些绝望的爱和赴死 
为我们带来短暂的沉默 
我想和你互相浪费 
一起虚度短的沉默,长的无意义 
一起消磨精致而苍老的宇宙 
比如靠在栏杆上,低头看水的镜子 
直到所有被虚度的事物 
在我们身后,长出薄薄的翅膀 





暮歌

阿旗:

文/席慕蓉


我喜欢将暮未暮的原野 
在这时候 
所有的颜色都已沉静 
而黑暗尚未来临 
在山冈上那丛郁绿里 
还有着最后一笔的激情 
我也喜欢将暮未暮的人生 
在这时候 
所有的故事都已成型 
而结局尚未来临 
我微笑地再作一次回首 
寻我那颗曾彷徨凄楚的心





在你的悲伤里,并非空无一物

读首诗再睡觉:



破碎


我觉得,我体内的一切早已破碎。闪耀的陶瓷红心碎了一地,它的光曾经闪亮得令人激动,如今在黑暗中平静地明灭。窗外,我看到父母的灵魂,裹着黑披巾,在奇怪的船上,在不可思议的水上,顺河而下。他们没有心,没有肝,没有脚——除了脚底,现在他们是完完全全的魂魄。我在我的时间里,被点亮,被击碎,燃烧着,千疮百孔。震颤着,最终,光,生活,我的一切。最终,破碎。


作者 / [美国] 萨菲
翻译 / 冬至


Broken


I think everything in me has been broken. The shiny ceramic red heart lies on the floor in shards, its light that used to flash electric now glows steady in the dark. Outside the window I watch the souls of my mother and father wrapped in black shawls ride down the river, weird water, in strange boats. They are without hearts, liver, feet—except soles, they are all souls now. I am here in my time, lit, broken, fire burning, full of holes. Vibrating, at last, light, life, mine. At last, broken.


Sapphire


这是一首挽歌,展现着诗人内心的痛苦。她吟咏的是生命中已经破碎的东西。我们可能不知道背后的原因,但这些东西是如此常见,我们也曾经历过其中的一部分,或者必将经历其中的一部分。


一颗闪亮的心破碎了,在黑暗中变得黯淡,是因为失恋吗?诗人随后写到父母的灵魂,他们在窗外的河上即将远走。那这颗心是因为家庭的破碎而破碎的吗?可能并不是,只是她的心境触发了对父母的想念,然而已经没有一个完整的家庭可供返回了。


人鬼殊途,诗人仍旧要面对自己的命运,自己的时间。但生活同样是破碎的,诗人感觉自己像是被点燃,等着被燃尽,已经千疮百孔。一切都在颤抖,等待分崩离析。


这首诗里充满深沉的悲伤,但我总觉得,当悲伤被充分表达出来之后,总有一股难言的力量留了下来,并非空无一物。
荐诗 / 冬至
2017/02/08

题图 / Christopher Bucklow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

阿旗:

文/聂鲁达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仿佛你消失了一样。 
你从远处聆听我,我的声音却无法触及你。 
好像你的双眼已经飞离远去, 
如同一个吻,封缄了你的嘴。 


如同所有的事物充满了我的灵魂, 
你从所有的事物中浮现,充满了我的灵魂。 
你像我灵魂,一只梦的蝴蝶, 
你如同忧郁这个字。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好像你已远去。 
你听起来像在悲叹,一只如鸽悲鸣的蝴蝶。 
你从远处听见我,我的声音无法企及你。 
让我在你的沉默中安静无声。 


并且让我借你的沉默与你说话, 
你的沉默明亮如灯,简单如指环。 
你就像黑夜,拥有寂静与群星。 
你的沉默就是星星的沉默,遥远而明亮。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仿佛你消失了一样, 
遥远且哀伤,仿佛你已经死了。 
彼时,一个字,一个微笑,已经足够。 
而我会觉得幸福,因那不是真的而觉得幸福。 




Me gustas cuando callas porque estás como ausente,
y me oyes desde lejos, y mi voz no te toca.
Parece que los ojos se te hubieran volado
y parece que un beso te cerrara la boca.  

Como todas las cosas están llenas de mi alma,
emerges de las cosas, llena del alma mía.
Mariposa de sueño, te pareces a mi alma,
y te pareces a la palabra melancolía.  

Me gustas cuando callas y estás como distante.
Y estás como quejándote, mariposa en arrullo.
Y me oyes desde lejos, y mi voz no te alcanza:
déjame que me calle con el silencio tuyo.  

Déjame que te hable también con tu silencio
claro como una lámpara, simple como un anillo.
Eres como la noche, callada y constelada.
Tu silencio es de estrella, tan lejano y sencillo. 

Me gustas cuando callas porque estás como ausente.
Distante y dolorosa como si hubieras muerto.
Una palabra entonces, una sonrisa bastan.
Y estoy alegre, alegre de que no sea cierto.